桂花豆沙粽

侠风道骨、隽逸风流——我所认识的剑子仙迹

野说布袋戏:

假如要以一个意象来指代剑子,我想那就是“春风”。


是“沾衣欲湿杏花雨,春面不寒杨柳风”的春风。


亦是“春水初生,春林初盛,春风十里,不如你。”的春风。





剑子此人,观第一面,可能让人觉得如渊渟岳峙一般深不可测,一袭白衣,身负宝剑、麈尾轻扫,飘然若仙。远远一观,便不由赞叹。然而只要稍微近距离接触,便似乎可觑见其嘴角轻含的笑意,这笑是温和的、良善的、慈悲的、智慧的,而又似乎带着一丝丝的得意与促狭。分明木偶是不会笑的,然而每一个观剧的人却都可以感觉到剑子的笑。




剑子对朋友


剑子有很多朋友。有的是一生的知己,与他同为三教顶峰的疏楼龙宿与佛剑分说,有的是昔日同修,如逆吾非道、道武王谷的朱尊,有志同道合的同志如素还真、慕少艾、令狐神逸、杜一苇等,也有殷切提携的晚辈如蜀道行、剑非道等。而无论是与谁相交,剑子仙迹皆是推心置腹,对对方予以全然的信任。




有句话叫做“剑子仙迹专交坏朋友”,这句话甚至成了一个梗,新剧里剑子仙迹自己也拿出来自嘲了一番。身在江湖,谁也难免交上几个坏朋友。然而剑子的朋友黑的可能性则是远远大于其他人。《阇城血印》里面有龙宿(当然,后面洗白),《剑踪》里面有圣踪,《龙战八荒》里有逆吾非道,《轰定干戈》里面有慕潇韩。只因剑子仙迹在交友之时,从来都是以自己的人格在映射对方,全然信任,哪怕有所怀疑仍然愿意相信对方。所以直到“剑中真相破”之前也一直相信龙宿,直到被圣踪重掌暗袭之前也一直相信圣踪,直到与逆吾非道终战之刻仍然相信笑封君仍可回头。然而以己度人,往往陷入思考的盲区,逆吾非道最后直言:“到现在你还不知吾为何这般恨你。吾厌恶你!就是这般厌恶你!为何你总是这般大义凛然,凭什么初露锋芒的你,便能与吾平起平坐!吾知晓你一定能超越吾,吾恐惧这样的结果。吾特意与你结交,你却对吾推心置腹,吾更感觉自己的丑陋,为何你要让吾如此卑微!”因为剑子仙迹纯粹的澄澈与无垢让逆吾非道之自私与狭隘无处可藏,反成自己之心魔。




然而一旦剑子洞彻真相,却并不以小情害公义。“古尘斩无私”则是另一种的澄澈与洞明。剑子仙迹绝对不逃避世情与责任,于是阻拦蜀道行进入阇城,在“剑中真相破”之后坚持与龙宿一战,在逆吾非道无可回头之后终于还是杀了他。在事情未到极端之时,剑子出手总是保留三分,予人机会,而在避无可避之时,也会绝对维持世间的公理与正义。




剑子与剑


名剑子仙迹,剑子仙迹亦是剑界顶峰。然与忆秋年、萧中剑、柳生剑影等剑道名家不同,这些剑者于剑道之路各有差别,但是相同之处在于追求的皆是剑道的极致,最后以剑道达天道,再以天道反补于人道(如若仔细讨论又可以写一篇长文,以后再说)。剑子之剑乃是以剑道践行人道的。他首先立足点乃是人。




在宫灯帏,疏楼龙宿问剑子仙迹:


疏楼龙宿:“剑子,汝终日伴剑,剑是什麼?” 


剑子仙迹:“剑即是剑,剑心即是人心,观人心用剑为何意义,是不同於儒生佩剑雕饰之意义。” 


疏楼龙宿:“哈,然后呢?” 


剑子仙迹:“人亦剑、剑亦人,亦人亦剑皆非剑,不属人、不属剑,剑当不只一字、剑。”


于剑子而言,人与剑在于物的不同,而剑心与人心并无差别,而剑之为用,也尽在于人的选择。故而剑子之剑,当出之时,亦是当仁不让。


而剑对于剑子的意义,也并非只是一把武器而已,亦是他的朋友,他内心的真理与正义。




剑子的武器是古尘,为令狐神逸所铸。其铸剑之术讲究天人合一,所谓“天人之剑”,即剑随天、剑随人,合於天道之常、合於人情之常,是谓天人之剑;剑者与剑的本身,天人合一,动静进退皆不逾矩,就是天人之剑。




在剧中,古尘也陪伴剑子走过无数年的风雨,《刀戟戡魔录》中,剑子仙迹独对异度魔界三魔将,曾问:“古尘你认为什么是天下无双呢”,以一敌三,死战不退,血染豁然之境。在《霹雳天罪》中,剑子仙迹与佛剑分说支撑神宫,功力耗尽化为沙尘,而独留古尘与佛碟长挺苍天。




在经年对战中,古尘亦有损耗。剑子以自己的部分元功护持古尘不失,然强敌难撼,最终剑子与古尘倾力一战,古尘断裂。虽经聂寒修补,但是剑寿亦至。最后在与阿修罗王收万劫决战之时,古尘剑灵与剑子仙迹一同对敌,虽然极招之下,古尘碎裂,但却“策王”收万劫之古剑尊始。剑子的不屈不挠亦是古尘的不放弃,而最终一人一剑,挫败强敌。




当然策王之后的古尘剑灵,似乎也沾染了剑子爱开玩笑的性格特点。




剑子与古尘,正是剑心与人心的观照。也是另一种别样的剑之顶峰,也是真正的天下无双。




剑子与侠


霹雳中侠士众多,而剑子仙迹亦是侠道翘楚。在《霹雳九皇座》中,剑子仙迹曾出现在蜀道行的“问侠峰”讲座之上,对蜀道行的侠之道非常欣赏。虽然说蜀道行只是剑子仙迹的晚辈,但是剑子仙迹对他很是尊重与关怀。




先说一下蜀道行的侠道观,蜀道行:“侠者,以人为本,以义为心,以情为神……即是无他思的念、坚定自我的心、消弭自身的七情六欲、升华世间的狂魔罪苦,所淬炼出的心才能无畏、无惧,无嗔痴怒,面临所有的试炼、考验,正是侠之心;所谓侠之道:侠以仁变化,有能力的人积极保护弱小的人群,在仁之前积极维护正义,这就是侠,在仁德之前以武行侠之事,即是武侠。”




蜀道行本身以是以己身践行已道的一代大侠,然而因女儿柳湘音被嗜血者所擒并成为嗜血者之事又染一身尘埃,剑子仙迹在问侠峰为蜀道行讨保维护,而私下更是点醒开悟,使得侠道不忘初心。




剑子仙迹本身亦是蜀道行所言侠道的践行者。在三先天中,剑子是绝对的先行者,叶口月人之乱,剑子仙迹力主干涉,三先天力压玄空岛,为中原带来一丝喘息之机;嗜血之祸,剑子挺身而出,数次在嗜血者手中救人;在异度魔祸,剑子当仁不让,血战豁然之境以致重伤;《天罪》中最后更是与佛剑一起撑持磐隐神宫而至自身沙化;在新剧之中,为道武王谷奔走,与正道同志一起策划诛杀八岐邪神大计。




于小事之上,剑子仙迹亦是有一事来即了一事,从无推诿。不论是谁,面对别人的请托,剑子在能力范围内总是尽力完成。虽然有时拉朋友下水,那是因他自己也是置身风雨之中。剑子是至情的,面对他人总是最大限度地为其他人考虑,不仅仅是事理上的,更是情感上的。仍然以蜀道行为例,剑子讨保蜀道行之后,将之带回再生涅槃。柳湘音出事之后,蜀道行救女心切,剑子仙迹并未阻拦,而是相信对方能处理此事。后来事态失控,剑子仍然处处为之周全,虽然依旧免不了悲伤的结局,然剑子之心意,亦让侠道领受:“剑子之情,蜀道行点滴在心头。”亦可视为蜀道行行侠之道对于其自身的回报。




剑子与道


剑子仙迹作为三教顶峰中的道门代表,其行事风格自然也是道风泽流。




霹雳道门经典人物众多,诸如号昆仑、练峨眉、苍、赭杉军、任云踪、双秀等都是奇花照眼,各有风格。剑子更是璀璨其中,卓尔不群。




会刊之中,曾说剑子仙迹代表着道家“高迈淩越、舒畅自适”的庄子思想,亦曾有道友长评析之。而以笔者观之,剑子仙迹所投射地正是中国传统道家思想中的积极精神。




《道德经》说:“我有三宝,持而保之。一曰慈,二曰俭,三曰不敢为天下先。慈,故能勇;俭,故能广;不敢为天下先,故能成器长。”




慈者,爱也。出于心。剑子仙迹对天下人天下事都有一种不加雕饰的慈爱之心,并非出于好恶,而是自发于心,如长者对幼者之天然关怀,有同于佛家所言慈悲心然而舍其中怜悯之心而更多鼓舞与盼望。让人感觉如沐春风。对于中原武林之大爱更是不容邪恶来犯,“吾不舍中原,中原自不让予叶口月人。” 亦是剑子仙迹之慈心也。




剑子尚俭。居于豁然之境,简单朴素,屋舍鄙陋,幕天席地,粗食而简服,也正是道门“恬愉淡泊,涤除嗜欲”、“衣弊履穿,不与俗争”的生活准则,与崇尚奢华之风的儒门龙首更是对比鲜明。而剑子仙迹习以为常,虽然也接受龙宿的招待,但是招待龙宿也不以自己之清素为鄙薄,可谓道家“知足不辱,知止不殆,可以长久”思想的写照。




不敢为天下先。剑子仙迹与疏楼龙宿、佛剑分说并称三教先天,三人虽是同进同退,但在具体作风上却也有所差别,同是为正道出力,剑子却并不争先,而是一般先将表现的机会留给佛剑分说,然后自己再拉上龙宿紧随其后。这并非畏惧或逃避,而是道家谦和虚心的处世态度。在中原大事上,剑子仙迹也并不逞能,而是接受一页书与素还真的领导,自己则居于辅佐的位置。即使是道武王谷请他接任掌门之位,他也推辞不受,反而推让给朱尊。淡泊名利,无为自持。圣人之道,为而不争。




自快。剑子是快乐的,这种快乐亦是源自他的逍遥与达观。面对困难与艰险,他从不气馁,而是在众多的不可能中寻求可能。同时也喜欢讲冷笑话,娱人也是娱己,将开心的氛围带给大家。因为他明悟个人的精神满足、心理自由是真正快乐的内容和标准。毫无疑问,剑子仙迹的一切作为,匡扶正义、济贫扶弱这些事情也正是他精神满足的来源。庄子说:“我宁游戏污渎之中自快,无为有国者所羁,终身不仕,以快吾志焉。”而剑子亦是通达庄子的快乐之境,因为“自快”“快吾志”,亦成就他的逍遥达观的人生态度。




澄眀豁达。《菜根谭》云:“世态有炎凉,而我无嗔喜;世味有浓淡,而我无欣厌。一毫不落世情窠臼,便是一在世出世法也。”亦可为剑子写照。身在江湖之中,便是陷身风雨泥泞之中,数不清的是非恩怨。但是剑子却是得失不萦,宠辱不惊,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。正如诗号所说“三尺秋水尘不染”。剑子仙迹屡次被朋友背叛,但是却从未抱怨,也从未失志。一路走来,朋友反而越来越多。以龙宿为例,疏楼龙宿黑化成为嗜血者,在与剑子仙迹隔世再见之后,剑子仙迹亦是以平常心对待这位曾经的挚友,更是促成疏楼龙宿重返正道。面对同志的牺牲,剑子仙迹虽然悲伤,更多地是以同志之任为己任的澄明与豁达。




剑子的出世与入世


在《阇城血印》中第一集剑子与龙宿出场之时,龙宿就曾言剑子“汝也是出世的入世人”这句话看似矛盾,实则有其含义。




剑子是出世的,他本为道家散修,并无宗派。一人独居豁然之境,超凡脱俗,红尘事于他若云烟过眼。兴来醉倒落花前,天地即为衾枕。机息坐忘盘石上,古今尽属蜉蝣。在这样的世外悠闲之中偏有着一副济世救世的肺腑热肠,所以对武林中大小事仍然有着相当的关切,一旦世局维艰,往往挺身而出。




然而身在江湖之中,他的心却又往往在江湖之外。他从来未陷于江湖人所追逐的是非名利之中。而这样的淡泊,使他“以出世无我之心,行入世利他之事”,又“以出世之心境,过入世之生活”。 




偶尔看剑子的剪辑,更觉得剑子仙迹可以满足我对武侠的一切想象。他可以是剑者,仗剑风雨,飞剑纵横;他可以是侠客,“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。事了拂衣去,深藏功与名”;他是玉雪无暇的道人,一支洞箫吹奏一曲仙家岁月;他亦是不染凡尘的隐者,一袭素袍染就一襟的春水桃花。而就是在这样三分剑意、三分侠心、三分道骨中,又有一份属于文人隐士的隽逸与风流。他是长者,更是朋友。可贵可敬,而又可亲可爱。




我想这就是我认识的剑子仙迹吧。



评论

热度(41)

  1. 桂花豆沙粽野说布袋戏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念念华影罗浮境野说布袋戏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流氓小十三野说布袋戏 转载了此文字